首页 > 专栏 > 正文

周宏春:“无废城市”建设评价指标与路线图研究

时间:2019-09-10 11: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内部文稿)》2019年第3期

作者:周宏春

形成一些区域性集散交易市场。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城乡收入差距扩大,特别是城市居民日常用品更新速度的加快,城市居民家中有大量的大半新甚至全新、可以继续利用的物品价值,废旧物品从大城市到中小城市、再到农村的二手货流通应运而生;这可以从不少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分布废物回收、加工、交易市场得到佐证。随着新世纪新一轮经济增长而来的资源约束趋紧,废料进口带动了沿海港口附近的产业发展。广东、浙江、江苏、上海、天津等沿海地区,进口、拆解废金属发展形成较大的产业规模;山东、河北等地也是进口拆解废金属产业发展较快的地区。中部地区的湖南汨罗、永兴等地再生资源产业发展成为特色。近年来,随着城市管理的深化和环境保护的加强,一些城市的再生资源回收点、存放地和集散地被清理出城;新时代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仍在探索形成之中。

再生资源产业在调整中优化。近年来,一些地方通过产业链招商,推动再生资源产业在淘汰落后产能、优化产业结构、促进转型升级中取得积极进展。随着国家对再生资源产业的逐步重视,众多重量级企业进入再生资源行业、上市公司进入再生铅行业,原生金属生产公司投资再生资源领域。大型企业也向产业链下游和市场服务延伸,实现跨界转型发展。通过产业链延伸,垂直整合带来的成本优势凸显,并将行业发展引领到一个新的层次,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上下游界限进一步模糊;国际市场成为再生资源企业开展产能合作、产品加工、实现技术输出和产品销售的新方式。

利用技术水平有所提高。近年来,我国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技术水平迅速提高。一些企业联合国内外科研院所研发了适合中国废物特点的处理设备或装备,一些企业引进国外的先进生产线;有些设备装备已出口到国外,有效促进了再生资源产业技术水平的提高。随着固体废物进口管理新政的出台实施,一些龙头企业在国内不断完善自有回收网络的业态,也“走出去”到国外建厂直接获得原料,提高了再生资源定价话语权;拥有完善回收网络和渠道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对再生资源价格的话语权也逐步增大。在中央环保督查和环保法实施力度加大的背景下,龙头企业和有实力的跨界企业,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整合资源;国内再生资源逐步填补进口“可循环利用的资源”,专业化、自动化分选处理、加工利用和设备制造技术也得到快速发展。

法规逐步完善。《循环经济促进法》2009年实施。2009年,国务院发布《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确立生产者责任延伸制。2017年3月,国办转发发展改革委、住建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通知(国办发〔2017〕26号),确定在部分重点城市城区范围内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2017年5月,国家发改委等14个部门发布《关于印发<循环发展引领行动>的通知》(发改环资〔2017〕751号),要求销售企业、电商、物流公司建立逆向物流体系和线上线下融合的回收网络。2017年7月,国办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 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2017年8月,原环境保护部与发展改革委等6部门印发《电子废物、废轮胎、废塑料、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再生利用行业清理整顿工作方案》,要求地方清理整顿电子废物、废轮胎、废塑料、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活动,取缔一批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的非法加工利用小作坊、“散乱污”企业和再生资源集散地;集中建设和运营污染治理设施,防止污染土壤和地下水。《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经第五次修订,于2018年全票通过发布实施。

中国循环经济的发展得到国际公认。虽然工业革命来国外先行提出了循环经济,我国却为国内外学者研究提供了鲜活案例,推动了全球研究。循环经济引起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的重视,并将之确定为与中国合作的重点领域之一。参加中国环境和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CCICED)的外方专家,通过与中方专家合作深化了循环经济理论研究,将中国循环经济理念和案例推向了世界。2015年,本人受邀到欧盟“绿周”论坛介绍中国循环经济经验时发现,联合国环境署专家在论坛的一个会议室讨论中国循环经济案例,天津技术经济开发区(泰达)“废物交换俱乐部”是一位专家的发言题目。2016年《自然》封面文章,重点介绍中国循环经济发展经验,承认从线性经济向循环经济转变是解决全世界资源安全问题的唯一途径,而中国的循环经济战略是弥合全球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之间矛盾的重要一步。

2.“无废城市”建设中的问题与挑战

固废总量大。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固废产生量最大的国家,每年产生固体废物100亿吨;历史堆存总量高达600-700亿吨。回收、分类和资源化利用不充分,无害化处理不及时,部分城市出现“垃圾围城”现象,与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差距较大。部分地区垃圾围城、垃圾遍野,成为民心之痛、民生之患。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8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当年全国产生一般工业固体废物13.1亿吨,工业危险废物4010.1万吨,医疗废物78.1万吨,生活垃圾20194.4万吨(图2)。生活垃圾产生量最大的是北京市,为901.8万吨;其次是上海、广州、深圳和成都等城市,分别为899.5万吨、737.7万吨、604.0万吨和541.3万吨;前10位大中型城市的垃圾产生量5685.8万吨,占全部发布城市的28.2%。伴随快递等新业态出现的固体废物增长也不容忽视。这些问题与我国发展阶段息息相关,也是“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排放”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的必然结果[5]。

51.png

低值再生资源回收难、利用率低。废玻璃、废塑料膜、废木料、废复合包装等低值再生资源,约占垃圾总量的30%,从垃圾中分拣出来,经过规范化的处理才能循环利用;由于低值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利润低、成本高,相关企业缺乏积极性,更没有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回收量,成为国内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的难题之一。大多集散市场功能单一,局限于再生资源收集、交易和分选,没有搭建起信息服务平台,缺乏研发、培训、标准、金融等服务再生资源露天堆放,拆解粗放,污染环境。我国废旧物资回收利用企业规模总体较小,少数再生资源利用企业土法上马,小作坊或家庭作坊式生产,降低了资源利用率。一些企业利用废旧轮胎土法炼油;一些从事报废车辆回收、加工、拆解企业,设备简陋,靠一把锤子和一池硫酸从废旧电子产品中获取贵重金属。虽然近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利用技术水平参差不齐,利用率低,不仅浪费资源污染环境,还给再生资源企业留下不好名声。

2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2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