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周宏春:“无废城市”建设评价指标与路线图研究

时间:2019-09-10 11: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内部文稿)》2019年第3期

作者:周宏春

1998年,本人在“用‘全程管理’的思路,解决城市垃圾问题”的调研报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研报告1998年第113号)中提出:“解决城市垃圾的处理和处置问题,应当根据可持续发展的原则,从垃圾源头消减、资源循环利用、垃圾中资源再生、达到最小排放这一总体思路出发,进行垃圾管理和治理。”具体而言,“在生产过程中减少垃圾产生、生产再生制品,对副产品和废弃物循环利用;在流通过程中,不使用过度包装而进行简单包装;不销售或减少一次性产品,利用再生制品,开展企业回收、分类回收、定点回收、办公室废纸回收、利用销售渠道回收等,使垃圾中的有用物质得到充分回收利用;在垃圾处理过程中实现资源化,从而实现垃圾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的目的。”这些思考,仍可参考。

由于地理位置、人口、经济发展水平、废物产生量及类型不同,“无废城市”建设不可能是一个模式;因而需要试点先行,分步推进,积累经验后再全面推开。《方案》要求在全国范围内选择10个左右有条件、有基础、规模适当的城市开展试点,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建设模式。那么,国办文件中提到的“领域和环节”,哪些以政府推动为主,哪些可以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呢?我们采取政策矩阵法做一简要分析。

表1 “无废城市”建设相关领域难易程度判别

52.png

上表可见,有些工作具有公益性特点,需要政府推动;有些工作可以产生经济效益,可以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有些工作是长期的,需要打“持久战”;有些工作可以较快见到成效。从20世纪80年代起,朱镕基在国家经委任职时就开始抓粉煤灰综合利用,东南沿海地区基本解决了粉煤灰综合利用问题;但内蒙古、宁夏、新疆等地仍难有大量堆存。几乎同时,方毅副总理亲自抓矿产资源的综合开发,但依然是长期任务;而且大宗工业固废短期虽然可以取得技术突破,但很难形成普适性、可推广、可复制的开发利用模式。秸秆综合利用,原农业部、原环保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采取发文件、给补贴、按粮食主产区分片治理等措施,成效显而易见,但零星烧秸秆行为仍然时有发生,难度在于边角地的收集和价格机制。因此,选择“无废城市”试点的推进重点,应以城市固废管理现代化、环境优化经济发展质量为首要。惟如此,才能有“无废城市”的建成。

“无废城市”建设任务与愿景是:源头减量,回收有网,转运有序,物尽其用,无害处置,管理有方,大家动手,美丽城乡。对上面表述的部分做进一步解释。回收有网,指城市垃圾和再生资源均有回收网络,国家有关部门在推动“两网融合”。转运有序,无论是再生资源还是垃圾、有害废物,大多需要转运,转运就要跟踪管理、运行有序。管理有方,要求科学规划、统筹兼顾,实现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的有机统一。大家动手,是要求公众不仅参与其中,还能落实在行动上。美丽城乡,进一步诠释“无废城市”不是没有废物,而是能与人和谐共存于城乡,“无废城市”建设因而是美丽中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总之,“无废城市”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必须持续推进。要两手发力,而不仅仅是顶层设计、技术突破;商业模式和长效机制是成败之关键,这一点尤为重要。

2.固体废物管理的全生命周期设计

建设“无废城市”,必须树立全程管理思路,深化固废管理改革,提高治理能力。大力推动固废源头减量,工农业废物、生活废物的资源能源梯级利用,严格控制新建、扩建固体废物产生量大、区域难以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项目;将生活垃圾、农林废物、“城市矿产”、污水处理污泥、建筑垃圾、危废等收集、分类、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设施纳入城市公共设施规划,形成企业内、企业间和区域内循环链接,支撑城市高质量发展。

源头减量。可从生态设计、清洁生产、绿色供应链管理和绿色生活方式入手。推行绿色设计,提高产品可拆解、可回收水平,减少有毒有害原辅料使用,降低单位国民生产总值温室气体排放强度;实施绿色开采,减少尾矿等矿业固体废物产生和贮存量。大力推行绿色供应链管理,形成固体废物产生量小、循环利用率高、处理处置合适的生产方式。政府率先垂范,推动公共机构使用节能型、节水型办公用品,推进无纸化办公,创建节约型机关。在宾馆、餐饮等服务行业,倡导“光盘行动”,作为节约粮食的指标纳入“无废城市”评价指标体系;推广可循环利用物品的使用,限制一次性用品使用。开展绿色学校、绿色商场等公共场所的创建活动,培育一批应用节能减排技术、销售绿色产品、提供绿色服务的绿色流通主体。发布绿色生活方式指南,引导居民在衣食住行游等方面简约适度,杜绝浪费。

推进两网融合。利用信息化、互联网+,健全固体废物收集体系,以降低固废回收、利用和治理成本。以智慧+辅助管理决策支持系统,稳步推动“无废城市”建设规划和措施落地。鼓励生产企业与销售商合作,建立再生资源在线交易平台,完善线下回收网点,优化逆向物流体系,实现线上交废与线下回收有机结合。建立环境管理平台与公共服务平台的信息交换共享机制,实现固体废物收集、整理、运输、利用、处置环节的信息化、可视化,促进回收利用的集约化、及时性、规模化水平。人员融合、一视同仁尤为重要。“回收网”中的人员主要是“拾荒大军”,“环卫网”中的工作人员一般为在编或与环卫服务商签订合同的员工;两网融合必然给环卫、再生资源主管部门和企业带来冲击,这也是“两网融合”进展缓慢的原因:“无废城市”试点建设,应探索可行的解决方案。

聚焦突出和凸现环境问题。在紧密结合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同时,要在“无废城市”建设中重点解决影响居民生活的塑料垃圾和快递废弃物等突出、凸显问题。塑料是工业革命的成果,应用范围广、废弃数量大,“白色垃圾”、海洋垃圾等问题成为近年来舆论焦点,世界各国均在寻求解决之道,部分国家/地区提出“禁塑令”。我国应限制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和塑料餐具,全面禁止生产和销售那些无法回收的塑料产品。加快快递业绿色包装应用、保障物品重复利用和废物回收;探索推广无包装商店,既可以减少一次性塑料袋的使用量,也可让消费者养成自带购物袋的习惯,防治“白色污染”,让绿色低碳、少产生或不产生固废的生活方式成为全体公民的自觉行动。

2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2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