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治霾企业3年亏损4亿 工业污染第三方治理市场未打开

时间:2016-12-12 10:23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马维辉

评论(0

12月4日,在2016年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达洁能”)董事长边程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在沈阳法库投资的清洁煤气项目已连续亏损3年,目前4亿元注册资产已经全部亏损完。

一边是重污染天气频发,雾霾已成为公众的“心肺之患”;一边是治霾企业挣扎求生,3年亏损4亿元。

12月4日,在2016年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达洁能”)董事长边程向记者表示,该公司在沈阳法库投资的清洁煤气项目已连续亏损3年,目前4亿元注册资产已经全部亏损完。

之所以这样,与工业污染治理推进迟缓有关。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马辉表示,去年初,国务院曾出台文件,希望在工业领域推广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借此解决工业污染问题。但直至现在,第三方治理的市场依然没有打开。

3年亏成“僵尸企业”

2014年4月22日,沈阳法库迎来一批来自山西、河南、山东等地的客人,他们的目标是考察科达洁能刚刚投入运营的清洁煤气项目。彼时,边程曾经自信满满地认为,相比天然气4元/立方米左右的价格,清洁煤气的造价只有约2元/立方米,未来中国清洁煤气设备市场将达到四五千亿的规模。

如今,将近3年时间过去,边程发现,法库的项目一直在赔钱,4亿元的注册资本已经全部亏完了,按照财务账本来说已经是个“僵尸企业”。要不是因为欠的钱都是总部的,企业早就死了。

“进去的时候,政府承诺将来当地工业园区的企业全部采用科达洁能的清洁煤气,但进去以后,政府下不了手,我供气它不要。”边程说,“原因很简单,环保治理一定是多花钱的事,要么有‘大棒’,要么有‘胡萝卜’,两者都没有,所以劣币不能退出,良币也进不来。”

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朱延钰也表示,煤炭、天然气、石油的成本比例是1∶4∶9,清洁煤气虽然比天然气便宜点,但成本还是比煤炭高。清洁能源的经济性不可能比煤炭好,科达洁能的困境从根本上说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策问题。

“科达洁能面临的是所有治霾企业都会面对的共性问题。”朱延钰说,“只有当政策上有压力,违法成本比治理成本还要高的时候,企业才会愿意进行环保改造,使用清洁能源。”

边程说,去年,他跟广东肇庆的两三个工业园区都签署了清洁煤气项目的战略合作协议,但一直没有落地。主要就是因为“政策不落实,没法往前走”。

在工业污染治理领域,目前只有一个行业推进较快,那就是电力。去年1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2020年前对燃煤电厂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大幅降低发电煤耗和污染排放。所以,今年以来火电行业的超低排放改造一直进行得如火如荼。

北京清新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李其林表示,电力行业的好处是成本可以通过电价转移给消费者,而非电行业的经济效益本来就比较差,政府又没有强制性地“压”,所以支付能力就没有建立起来。

“我们的订单绝大部分都来自于电力行业,非电的加起来只占20%左右,主要也是钢铁、石化行业的,其他行业如有色冶炼、玻璃陶瓷等非常少。”

不过,从大气污染程度上看,非电行业可一点不比电力行业差。中国环境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工业和居民散煤的污染物单位排放量是电力用煤污染物排放的5到10倍,其中非电用煤单位二氧化硫排放强度是电用煤二氧化硫排放的3到5倍。

工业污染治理蜗行

如果按照客户进行分类,环保产业可以分为市政、工业两大领域。

在工业污染治理领域,2015年1月,国务院曾经发布《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希望在工业领域推广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借此解决工业企业的污染物超标排放问题。

马辉解释说,之前工业污染治理的原则是“谁污染,谁治理”,而第三方治理的原则是“谁污染,谁付费,专业化治理”。通过引入市场机制,由专业化的环保公司来进行污染治理,而工业企业则通过付费方式购买环境服务。

不过,政策出台近两年,第三方治理的市场还是没有被打开。在马辉看来,原因有三:一是第三方治理模式刚刚开始推广,落地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二是工业污染源数量巨大、情况千差万别,治理存在技术难度;三是工业企业的支付能力不足。

“市政领域的商务模式非常清晰,本来就是政府责任,只不过采取市场化手段,委托专业化的环境公司来治理,所以政府的付费义务非常明确,支付体系也比较健全,有污水处理费、垃圾处理费等。”马辉说,而工业领域的商务模式则没有这么成熟。

此外,也有行业抵触的原因。朱延钰举例说,陶瓷行业曾经出台过一个关于氮氧化物和颗粒物的排放标准,因为标准较高,造成全行业不达标。结果,今年通过陶瓷行业协会的呼吁又改了回来。

“环保要求受到污染行业的强烈反对,这个平衡需要国家层面去做。”朱延钰表示。

李其林认为,目前工业污染治理的症结还是企业经济效益不行,难以支撑环保成本。不过,在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赵笠均看来,随着过去2-3年经济结构转型调整,大宗商品的新一轮景气周期已逐渐显现,今年以来煤炭、钢铁价格都出现了回暖。未来3年,存活下来的工业企业日子可能会好过一点,再加上环境政策的趋严,工业企业有望成为环境施治的主要对象。

马辉表示,目前在工业领域全面推广第三方治理尚不现实,应该选择几个基础条件较好的行业(如能源、化工)或区域(如京津冀、长三角)先行试点,对于那些不太景气的行业则出台一些扶持政策,先启动这个事情,再逐步解决所有工业污染问题。

海湾环境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政府公共事务部总监江莉也表示,他们曾经向环保部建议,能否仿照美国的超级基金,设立一个基金,来支持工业企业进行第三方治理。

此外,11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控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施方案》,决定实施企事业单位排污许可证管理。马辉表示,这有助于推动工业污染治理。


编辑:张伟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