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宜兴“环保教父”王洪春的“大情怀”与“小生活”

时间: 2021-05-17 09:42

来源: E20绿谷工作室

作者: 谷林

  再次与王洪春面对面时,他坐在办公室的窗边,上午的阳光落下来,整个人显得更加平和。卸任了鹏鹞环保一切职务的王洪春,开始有更多的精力去追求自己的“小生活”、释放自己的“大情怀”。

  阅读

  纪录 | 宜兴的一代环保创业家

  接班记——专访现象级环二代王鹏鹞

  【视频】傅涛:从宜兴的发展看设备企业的转型之道

  王洪春辞任鹏鹞环保总经理,王鹏鹞接任

  鹏鹞环保:拟收购中铁环保51%股权并对其增资

  818目前净现金流最好的上市水务民企——鹏鹞环保

  鹏鹞环保2018年1月5日深交所上市

  初见王洪春,是在2012年晚8点的宜兴宾馆。那时的王洪春,饭局未尽就如约赶来。或许刚喝的酒还未消尽,给人一种强烈的“江湖气”和“狂傲”的感觉。不过聊起来,才发现他对宜兴环保有很深的感情和独到的见解。后来我们理解,这应该与鹏鹞环保在宜兴的地位和王洪春的性格有关,但与他外表给人的印象的确有些大相径庭。

  再次与王洪春面对面时,他已经卸任了在鹏鹞环保的所有职务,退居“台后”,让儿子王鹏鹞全面接管公司。这次见到王洪春时,他坐在办公室的窗边,上午的阳光落下来,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平和。

1621215403807577.png

  王洪春在办公室接受作者采访

  30多年历史浮沉  鹏鹞环保“再度归来”

  说起宜兴的环保产业,鹏鹞环保是避不开的名字。一说起鹏鹞环保,18位学生赴上海勤工俭学的故事也被很多人耳熟能详。最初的18位学子,也成为鹏鹞环保的人才基础和后续发展的核心力量。

  鹏鹞环保真正的产生全国影响是因为其WSZ埋地式生活污水处理设备,曾在上海一年销售了一个多亿。后来全国推广,十年间销了20亿元左右。这引发了宜兴乃至全国市场的仿制,按王洪春的说法,“一些(宜兴)人就出去,办起来自己的工厂。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高塍环保产业发展的基础。”鹏鹞环保也成为宜兴环保行业的“黄埔军校”。

  1984年到1987年三年间,鹏鹞环保得以快速发展,企业从几十人发展到六七百人,当时从规模上,不仅是在宜兴,放眼全国,应该也算最大的环保公司了。

  1996年开始,鹏鹞环保转型做工程EPC,先后研发及推广了包括“CASS法污水处理技术”在内的多项环保、水处理工艺。又于1997年,率先进入生活污水厂投资运营领域,尝试做了公主岭污水处理项目,随后全面进军水务投资市场,并于2003年,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环保企业海外上市第一家。

  但新加坡股市并没有带给鹏鹞环保预期的资本助力,反而让他错失了国内水务市场高速发展的十年:开始从领先阵营落后,淡出水务市场的主流舞台。

  2012年,由于受经济危机冲击,鹏鹞集团从新加坡退市。2018年1月5日,鹏鹞环保重新在深交所A股上市。在PPP热潮中,众多民营领先企业遭遇困境,鹏鹞环保却因为各种主观客观原因,避开了市场风险,一度成为当时净现金流最好的上市水务民企。后续在一个个领先民企被央企国企陆续并购的背景下,鹏鹞环保更是逆势控股收购具有央企背景的中铁城乡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备受行业瞩目,被称为“再度归来”!

  公司就如自己的生命 让王鹏鹞早点接班肯定没问题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的掌舵人,带领企业几十年发展浮沉,王洪春自言见到过很多事,其中少不了艰辛与痛苦,尤其是面对一些市场的不公,他也会觉得诅丧和悲观。不过一路走来,王洪春觉得自己对很多事越来越看得开,对其中一些负面东西的认识也越来越平淡——做企业,肯定会不时遇到各种问题。一个平常人还会经常有自己的烦恼,何况是企业?没有办法,只能一边走一边解决,一边自我调节。

  他坦言:“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处境,在环保行业做了几十年了,转行也不是想转就能转的,没有那么容易。真得去一个新的行业,未必就能干得好。”

  公司就如自己的生命  让儿子接班的两方面原因

  做了这么年,王洪春觉得公司已经如自己的生命,工作就是自己的生活。鹏鹞环保里很多老员工,在公司干了几十年,就跟家里的兄弟姐妹一样。“鹏鹞环保有一个相当好的团队”,这也是让王洪春很欣慰的地方。他介绍,公司团队里的成员跟着他一起干的时间平均都超过了20年。而且大家都很努力,经验丰富,也很忠诚。这些团队成员是保证鹏鹞环保持续发展的基础,也是企业管理的支柱。其实这也是王鹏鹞顺利接班的一个原因——他小时候就长在厂里,很多人都是看着他长大的。王鹏鹞接班,大家在心理上比较容易接受。

  王洪春认为,王鹏鹞接班后,对于很多老人来说,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压力。毕竟王鹏鹞还比较年轻,没有自己的经验多,遇到一些事,就会更多地依靠老人们来辅助甚至决策,这就需要老人们比以前更有担当。当然老人们也希望王鹏鹞来接班,他们也期待年轻人或许会有更多新东西出来。

  其次,公司的业务很稳定,根基很厚实。一年的营运现金流有10亿元左右,营运板块的利润是4亿元左右,而且还在不断发展。这些都为王鹏鹞接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王鹏鹞出生于1989年,是哥伦比亚大学综合水处理专业硕士,毕业后在外企历练了一段时间。2015年回国后从招商做起,2021年正式接任鹏鹞环保董事长。对于王洪春来说,让32岁的王鹏鹞接班,是一件很需要魄力的事情。

  在王洪春的眼里,除去公司团队和营运的基础,“王鹏鹞本身的教育背景很好,素养很高,兼容性很好,看待事物的能力也很不错。而且,他很正,现在接班,肯定没问题。”王洪春觉得,王鹏鹞不像他一样有一股狠劲和霸气,儿子“比较柔软,有很强的的亲和力,大家都很喜欢他”。

  要给年轻人更多锻炼的机会 王鹏鹞接班肯定没问题

  其实在接班的事情,在王鹏鹞上大学时,王洪春就有过考虑。

  据王洪春介绍,王鹏鹞刚毕业的时候本来想读博士,后来他俩都觉得念博士还要好几年,早点参加工作可能学到的东西更多。几年工作中,王洪春觉得儿子无论是本身素质、专业能力,还是方法思路,以及对事物的认知,都具有相当高的水平,提升很快。王洪春觉得反正早晚都是接班,还不如早点接了,这样王鹏鹞还能有更多的锻炼机会。

  但在具体的业务操作尤其是一些细节方面,王洪春坦言,王鹏鹞还需要一些积累和历练。这些东西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有的经验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积累。如果王鹏鹞不去试,经验和形成的速度可能会更慢,需要更长的时间。

  相比自己经历的苦难,王洪春觉得王鹏鹞这一辈人,还缺少“苦难”的意识。因为成长的时代和环境有所不同,对事物的看法也理应有所不同。王洪春介绍,未来,他也会花一到两年的时间来辅助王鹏鹞,帮助他做得更好。他计划忙完企业增发的事情后,公司大的事情就都让儿子去做。

  王洪春觉得,自己这一辈人,最终是要退休的。只要年轻人的方向没问题、素质好、肯努力,成为企业和社会的中坚,肯定会比自己更好。即使走点弯路、花点冤枉钱,也是必要的过程,而且从内心里,他觉得王鹏鹞肯定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事实上,“2021(第十九届)水业战略论坛”上,王鹏鹞作为行业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掌门人,精彩的演讲备受与会者赞誉,也被E20环境平台执行合伙人薛涛誉为现象级环二代。在作者发布了王鵬鹞的小视频后,有熟悉他的朋友给作者微信称:王鹏鹞这几年,成长真得非常快!

  对于王鹏鹞,王洪春也有自己的预期:首先是希望他做得比自己好,把现有的业务做好。同时结合现有的业务,在现有的基础上实现一些创新。这是他最希望达到的效果。第二是希望在现有基础之外,公司能发展一些其它的东西,比如进入一些新的领域、利用一些新的思路、启用一些新人等。这是他希望王鹏鹞思考的,也是他自己想看到的变化。

  二代要学会理解父辈 不要以叛逆的心态进行交流

  虽然对儿子充满了自信,但两代人之间总有观点分歧的时候。这也是困扰很多企业家父子的问题。

  对此,王洪春直言,不少宜兴环保企业的二代已经成长起来,但整体上,宜兴的环二代距离接班还有一定的距离。也有一些人成为了公司的总经理,但做好公司,还需要一个过程。包括王鹏鹞,做好公司,也需要一个过程。

  环保市场竞争很激烈,而且这个市场的规范性比较差。就如学武功,有些东西,你懂了招式,但不一定就能真得达到预期的功力和效果,还需要在过程中去感受和不断提升。对于二代们来说,不能因为学了一些招式,还没有太多实战经验,就去否认前辈,或者否认公司的一些产品、运行或管理上的一些事情。

  在这一点上,王洪春觉得王鹏鹞做得很好:“无论我说什么事情,或者做什么,他基本都不会进行顶撞。即使有不同的想法,他也会说、会沟通,尽力理解清楚我的意思。如果他最终同意了我,那也不是尊重和服从,而是从内心里真正理解了。”

  王洪春认为,一个企业从无到有,生存到现在,一定有自己独到的地方。二代首先做得就是理解这点、接受这点,然后在在此基础上进行自己的发挥。如果只是以叛逆的心态和父辈们交流,事情就会比较难办。

1621215433312549.png

  作者(中)与王洪春(左)、王鹏鹞父子合影

  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好的老板  就是为人不够圆滑

  纵观做企业几十年,王洪春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好的老板,而且是中国人意义上很好的老板:对员工很负责任,也很仗义,公司里的核心员工都是十多二十多年的老员工。曾经有一个员工生了大病,他主动拿出十几万块钱,并组织公司为其募捐;同时他觉得自己对股东也很负责任,做项目很认真,尽力把服务做好,让公司发展得更好。

  在自己的行事风格和性格里,王洪春认为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正——无论从个人层面,还是公司层面,他一直崇尚一种“正”文化。公司内部从来没有山头,讲话都放在台面上。内部不官僚,外部不搞不正当经营,不搞灰色交易或者黑色交易;在经营方面,坚持按商业逻辑来做事情,比如不参与低价竞标,也不会在中标后在勾兑一些条件,不会偷工减料……运行时,不管政府有没有监督,都按规范认真做,做好服务,甚至超出客户预期。也因为这些,鹏鹞环保在一些竞争方面吃了不少亏,可也因为此,鹏鹞环保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他对自己不满意的就是:为人不够圆滑,不世故,不爱做表面功夫,不会去迎合一些人和事。他知道,如果自己能在很多地方更圆滑一点、世故一点、城府更深一点,或许在很多场合、很多项目上面收获会更大。但他“不会拐弯,在很多环境下,会限制自己和公司的发展。”言谈至此,他有些纠结又似乎更多淡然,也许,这就是人生吧。就如上面的“正”文化,总是具有两面性。

  但他的“傲”,他是认的:“很多人都说我很傲,我的确是有点傲。”对于自己的“傲”,王洪春觉得是因为过于坚持自己的个性和想法——直接、不会掩饰自己的态度,坚持自己独立的看法等,都会让人觉得自己“傲”。作为一个企业的经营管理者,他觉得给人这种感觉,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他也想改变,但更多时候,他觉得“人呢,往往有一个缺点,也反过来会带来一个优点。很多东西都是相向的,就看你怎么去平衡它了”。而且,如果改了,“一个人或许就不是这个人了”。他坚信,一个人没有缺点就像这个人没有优点一样。

  虽然他并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和评价,坚持“凭着自己的良心去做事情就好”。但他也在和自己逐步“和解”——他介绍,自己这些年一直在“进步”,变得比以前更世故和庸俗了。

  开通“环保教父”抖音号  不想几十年的经验积累被浪费

  在不满意自己不够圆滑之外,王洪春还痛苦于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他也做运动,但是为了运动而运动,他自己并不爱好运动。他也不喜欢交朋友,觉得能跟自己做共情朋友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共利的朋友。退休后,去干什么呢?这是他一直思考的问题。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抖音做得很好的朋友告诉他可以开个抖音号:分享下自己这些年经营企业的想法、感悟以及对产业的看法,也对公司是一个宣传。他就开了个抖音号,发现看得人还挺多。后来王鹏鹞就帮他另外注册了一个号,取名叫“环保教父”。

  对于这个名称,起初他不愿意接受,觉得过于直白夸张。后来在年轻人的说服下,他最终接受了:对于宜兴环保产业来说,鹏鹞环保和自己也称得上这个名号,那就弄吧。重点是能把自己几十年来经验做一些梳理和分享,这个非常有意义。而且也能帮公司做宣传,一举两得。作为一个对几十年工作难以割舍的人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差事。

  具体的拍摄工作由公司团队操作。几十期下来,王洪春越发喜欢起这份工作。他觉得这是他想做的事情。他甚至希望在抖音之外,能有机会参与到更多的类似经验分享和传播工作中去:比如和E20环境平台合作,在CEO特训班和沙龙上进行分享。在宣传企业的同时,也不让自己积累了四十年的经验浪费掉。

  思考的“焦虑”:中国环保市场的问题

  相比经营公司,做抖音更像是他的“小生活”——在抖音里,他可以对环保、管理、投资等各种感兴趣的事情说出自己的看法,分享自己的经验。但与此同时,他也陷入了更深的焦虑。

  焦虑来自于他对更大范围事情的思考——王鹏鹞将其称之为“家国情怀”,比如社会问题,比如体制问题,比如中美关系问题、市场化与改革开放问题等,更多地思考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几十年做企业的经历,让王洪春看过不少社会的阴暗面和一些矛盾与问题,也一直难掩他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他还是会被一些负面的信息触动。他知道祖国发展到现在很不容易,但一些问题的存在也是明明白白。怎么办?他不是键盘侠,在环保行业,他自己可以拒绝一些负面,做出一些坚持和改善,但在环保之外,他能看透,却无能为力。虽然王洪春对类似的事情已经看得越来越淡,但高频而集中的触动与思考,还是让他痛苦,甚至焦虑、睡不好觉。

  对于工作了几十年的水务行业,面对中国高速的通货膨胀环境,水务长线投资跑不赢货币实际贬值的速度,应该如何解决?

  特别是看到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环保产业,民营企业被央企国企一个个揽入怀中,王洪春更是心情复杂——恨民营兄弟们不争,怒央企国企太凶悍、怨市场太不公平?无奈:环境肃杀,兄弟企业只能自求多福?悲哀:难道环保投资市场,民企要集体覆没,以后全成国企央企的天下?国家支持民企发展的战略如何实现?奋进:自己硕果仅存,唯有坚持,寻求突破……

  在民企处于发展热潮的时期,也许同类民企之间更多是竞争的关系,但当大家一个个“折戟沉沙”时,昔日的对手也难免会更多出惺惺相惜、休戚与共的感情。“看到民营企业一个个被并购,我感觉很悲哀。你看到你的同伴一个个倒下,最后你自己也会离死不远了。并不是它们都不行了,我自个儿越活应越高兴了,这是很愚蠢的想法。人家都死了,你自己能活多久呢?”在王洪春看来,竞争是市场的必然,越是发达的市场,竞争越是激烈,这就需要做好自己。从市场整体来说,大家一起把市场做大了,企业发展才能有更高的天花板。

  王洪春认为,当前中国环保市场的问题主要在于它受限于政策和政府。如上所述,虽然是市场化,但当前的市场并不公平。像鹏鹞环保这样的民营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大多处于很被动的地位。

  虽然从单个项目上看,环保项目存在发展的天花板,但从整体市场的角度,随着人民群众的环保要求日益提高,环保督查也更加严格,环保市场仍将会释放大量的机会。

  问题在于,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要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但实际上,当前市场上,民营企业的处境并没有好转,反而随着央企、国企的扩张,空间更加逼仄。如果真正市场化了,按市场化规则走,鹏鹞环保这样的企业还是有很强的竞争力的。或者如不在环保领域,以鹏鹞环保的管理和创新能力,理论上应该会比做环保做得更好。

  王洪春也希望未来鹏鹞环保可以与国企从项目层面、技术层面和市场层面实现更多的合作,之前对中铁环保的收购,就是一种探索。王洪春认为,国企和民营各有各的优势,如果民企被国企收购,可能民企的优势或特长就很难发挥出来,技术、管理等方面的创新肯定会受到影响,他相信,鹏鹞环保不会败给央企、国企,也不接受它们的收购,还是“应该做好自己”。

  “环保之乡”自有利弊  草原上难以长出太多大树

  在对环保市场整体和自己企业的思考之外,扎根于宜兴的王洪春,自然也忘不了对宜兴环保产业的关心。对于宜兴环保产业发展,王洪春认为需要历史地、发展地来分析。

  王洪春认为,宜兴作为中国的环保的主要发源地,被誉为“环保之乡”,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根源的。宜兴环保产业的发展以设备起家。环保设备、技术配套,本来就不适合大公司做,而更适合小企业发展。宜兴的环保企业专注于设备技术,数量多,单个企业规模小,但整体产业链的配套很齐全——从材料开始,包括技术服务,以及后续的加工,任何一个环保设备,都能在宜兴找到专业的人做出来。王洪春认为,宜兴环保产业链的完整度,在全国不可能有第二个。其他地方和宜兴环保市场打擂台,能做到宜兴20-30%的效果都很困难。未来几十年里,中国不会有其他地方的环保产业能超过宜兴。

  王洪春认为,宜兴环保产业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政府想打造就能打造的,它是在宜兴独有的历史条件下,自发形成的。几十年的积累,其实已经树立起很高的门槛和独特的优势。

  按理说,拥有如此完整的设备产业链,专业配套齐整,行业和区域的资源整合力度应该会更高。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反倒是宜兴内部的环保企业存在不少的产品仿制和恶性竞争,在外面也给人留下了一个低端的印象。对此,王洪春认为,主要是与宜兴的文化有关。他认为,宜兴的文化,不像福建广东一样。宜兴人更喜欢自己做老板,合作的氛围不够,大家各做各的,达不到真正的产业协同。

  近几年很多环保上市公司出问题下,宜兴的加工配套企业反而迎来了新的机会:很多车间,都是满满的,发展很快。期间,也有一些企业脱颖而出,它们在制造方面,包括技术方面和单个产品上,具备了一定的水平和能力。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在宜兴人做的行业里,王洪春认为,这一些脱颖而出的企业都可以称得上是细分领域顶尖的存在。或许外面的人看不起它们,但它们真正代表着中国环保产业发展的水平。

  虽然宜兴环保产业的整体规模不小,也出现了一批在一些领域比较顶尖的企业,包括几十家新三板企业,但至今为止,宜兴只有鹏鹞环保一家真正的环保上市公司。这让一些宜兴的企业家和关注宜兴环保产业的人,也在追问:为什么?宜兴什么时间才能出现更多的环保上市公司?

  对此,王洪春认为,如果有一家细分领域领先企业,产品很不错,长在宜兴,可能就会被其他企业竞相模仿,最后的结果是市场被分食、企业产值上不去,后面的创新也相对比较难。如果这家企业生长在别的城市,坚守自己的优势,进行领域深耕,再加上政府扶持,也许就能长大了,最后成功上市。

  “如果把宜兴的环保产业比作草原,上市公司就是大树。一般来说,大树下很难长草,而在草原生态下,大树也不可能多。”王洪春如此总结。如果说,是产品仿制让宜兴环保企业企业遍地开花,人人都想着开公司,产生了很多企业,最终形成了当前的规模。但同时,也正因为不规范的竞争,让宜兴的环保企业无法做大。与前面所说的一样,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无疑,辩证地理解与感受事物,已经融入王洪春的内心深处。

  饭不能一个人吃  关键是把自己做好

  作为宜兴环保产业的那棵大树,其实也存在着一分为二这样两面的辩证法。

  “大家都说鹏鹞环保是宜兴环保的黄埔军校,一方面是肯定了公司在宜兴环保产业发展过程中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另一方面也表明,鹏鹞环保为自己培养了很多竞争对手。”对此,王洪春告诫自己心态一定要放平。和他之前对其他环保民营企业的同情一样,他还是同样的想法:宜兴环保市场这碗饭不是只能鹏鹞环保一家吃的。

  王洪春介绍,鹏鹞环保在发展的过程中,发明了很多产品和技术,创立了很多商业模式和业务模式,被宜兴甚至全国企业广泛地模仿,甚至变成教科书,这最终会成为行业和历史的共同的经验与财富。如果真的培养出一批优秀的竞争者,大家一起做大了这个市场,结果反而是大家都有饭吃,都吃得好、吃得饱。从整体来说,相当于为社会培养了人才和企业,是对社会整体的贡献。

  他坦言,对于出去的人,如果出去了能做好,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光荣,“毕竟是从自己公司出去的”。一些从公司带走技术和产品出去的人,后来看到他都觉得不好意思,故意躲着他。“其实大可不必。”反倒是王洪春每次都主动和他们打招呼,有些人觉得感动,认为王洪春是一笑泯恩仇,其实王洪春觉得“本就不存在恩仇”。

  20多年前,鹏鹞环保的小员工潘国强决定自主创业。最初他租住在鹏鹞公司里,除了业务管理费,公司基本不向他收取租金。从崇拜到模仿,潘国强一路发展过来。不时以创新激励自己,并将公司命名为创新环保,希望做出自己的特色,跳出同质化竞争的泥潭。他介绍,在发展的道路上,王洪春一直对自己进行着关心、提供着帮助,甚至自己结婚的豪车都是王洪春提供的。因此,他一直将王洪春看做自己事业道路上的“师傅”,衷心感谢师傅教他做人做事。

  普利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周安,从鹏鹞环保出去后,自己做环保机械,基本上做到了所在领域最好的。每到过年,周安就送过来烟酒。这让王洪春很高兴:“之前连他的一支烟都没抽过。现在有烟有酒,已经非常好了。”

  在他看来,该出去的总会出去,也不能不让人走。即使这位不出去,也会有那位出去。

  “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心态放平,好好接受。饭不能一个人吃。关键是把自己做好。”

  说到最后,其实我也不知道,王洪春的所谓“放平”,是无奈下的妥协,还是感悟后的升华。但能明显感受到的是,他的身上的确似乎少了之前的那种“狂傲”的感觉,变得更加平和、亲切。

编辑:王媛媛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