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徐海云:垃圾处理要做好统筹 固废资源化任重道远

时间: 2021-07-19 14:58

来源: 绿谷工作室

作者: 谷林

近期,国家发改委、住建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非居民厨余垃圾处理计量收费的指导意见》,或在一定程度上,垃圾处理收费这个问题也将进一步推动厨余垃圾分出。但整体来看,有机垃圾资源化赢利模式尚未成熟。从整个固废市场的产生规模来看,徐海云认为,工业固废和农业垃圾更应该被关注。从现实角度角度看,资源化不是什么问题,而那些不能资源化的部分如何处理才是问题,这些不能资源化的,才更容易形成环境问题,也更值得关注。

微信图片_20210719094249.jpg

徐海云

本月7日,国家发改委、住建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非居民厨余垃圾处理计量收费的指导意见》,充分发挥价格机制激励约束作用,以促进垃圾源头减量。在作者前不久的文章里也提到,垃圾分类成本与垃圾费收取的巨大差距就是一道现实的鸿沟。此次收费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个问题,也将进一步推动厨余垃圾分出。

在“2020(第十四届)固废战略论坛”上,根据很多与会专家和企业的发言介绍,目前,国内分出的厨余垃圾等有机垃圾资源化的方式主要是采取厌氧发酵工艺,仅极少数项目采用了肥料化等其它工艺。有企业对北京、上海、南京等重点城市此类项目处理工艺做了简单的统计,发现大部分项目预处理后,厌氧工艺占已建项目约78.5%。(”2020(第十四届)固废战略论坛“嘉宾观点详情戳这里

同时大家介绍,多年实施下来,以厌氧发酵为主的工艺技术下,有机垃圾处理除了餐厨垃圾可以提出一部分油脂,作为工业原料外,其余的产品主要是沼气再利用,无论是发电还是产CNG, 受电价补贴政策、CNG售价等制约,空间有限。因为末端市场受限,采用肥料化工艺,很难大面积推广,而且肥料销售比较受季节影响。整体来看,有机垃圾资源化赢利模式尚未成熟,资源利用上下游并不顺畅,饲料化利用和肥料化利用许可依然难以落地。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徐海云认为,厨余垃圾收集和利用,需要跨过五个台阶:第一个台阶是定点定时收集,第二个台阶是计量收费,第三个台阶是处罚偷倒,第四个台阶是经济负担能力,第五个台阶是要有足够的土地来接纳肥料。当前,有些地区说把生活垃圾中所有的厨余垃圾都分出来,但放到这个标准之下,可能很少有城市能跨过这5个台阶。

从整个固废市场的产生规模来看,徐海云认为,工业固废和农业垃圾更应该被关注,其中农业垃圾主要包括畜禽粪便和农作物秸秆。

畜禽粪便年产生量约40亿吨。相比其它固体粪污,畜禽粪污,距离土地更近,更便于还田,从这个角度,大规模的畜禽粪污,是巨大的资源库。但如果处理利用不当,也会给环境和居民生活带来不利影响。比如畜禽粪污处理压力大,一些养殖污水可能会被排入地表水,还下渗到浅层地下水,导致地下水氨氮超标。同时一些大型养殖场因粪污处理不当,向周边环境随意排放,污水和臭气会影响周边群众的生产生活。

根据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意见》的目标,到2020年,全国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要达到75%以上。如果目标完成,每年也还有25%的畜禽粪污没有得到利用。徐海云认为,像畜禽粪污这样更接近土地的有机资源也才达到这样的利用率,其他的有机固废要实现回到土地循环利用就更不乐观。

据农业部介绍,秸秆作物每年产生量大约为9亿吨,主要消纳途径为肥料化及饲料化,但商业化程度一般,大多为农户自用。能源化处理的项目为当前其主流的商业运作模式。总体来看,秸秆发电规模不小,但项目运营状况一般,盈利情况整体不够乐观。

生态环境部《2020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指出,2019年,196个大、中城市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达13.8亿吨,综合利用量8.5亿吨,倾倒丢弃量4.2万吨。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量占利用处置及贮存总量的55.9%。

另外一个是建筑垃圾。随着城市建设与改造的提速,建筑垃圾围城问题日益严峻。E20研究院研究显示,从开展建筑垃圾治理试点的35个城市(区)统计来看,2019年全国试点区域建筑垃圾的产生量为13.7亿吨,推算2019年全国建筑垃圾总量不低于35亿吨/年。2017年国务院印发《循环发展引领行动》,计划2020年底资源化率达到13%。如果目标完成,以此来测算,试点区域之外有近2.9亿吨建筑垃圾需要进行资源化处置,减去现有资源化处置能力(不足)1亿吨,试点之外有近2吨建筑垃圾需要进行资源化处置,仅处置能力100万吨以上的生产线,就需要增加近200条,缺口极大。(相关新闻:解读发改委最新发文:大宗固体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

从盈利模式上来看,目前建筑垃圾资源化项目的运营仍较大比例依赖政府补贴,再生骨料等资源化商品市场化销路仍不畅通。从资源化品质来看,由于收集、运输、处理链条暂未完全联结,建筑垃圾中较高值的部分(i.e. 钢筋等)较难进入到建筑垃圾处理闭环中,资源化商品品质不高。

今年3月18日,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十四五”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的指导意见》,大力推进工业固废、建筑垃圾等大宗固废全链条治理,推动资源综合利用取得新的发展。

在上述大宗固废之外,危险废物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领域。我国危废处置的方法主要有三种,具体包括综合利用、处置和贮存。某些危险废物在经过熔炼或提纯等工艺,可提取有价资源。例如,含贵金属的电镀污泥经过脱水、浓缩、熔炼、提纯等工序后,提炼其中的金属;废弃的印刷电路板经过高温冶炼、电解、精炼等工序,可得到金、银、钯、铂、等贵金属;废矿物油和废有机溶剂经过蒸馏和萃取等手段处理后,再利用;不同的废催化剂可经过不同的工艺复活;废铅酸电池可回收再利用其中的铅等等。

根据《2020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196个大、中城市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达4498.9万吨,综合利用量2491.8万吨,工业危险废物综合利用量占利用处置及贮存总量的47.2%。

12

编辑:李丹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