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环保创业:兄弟连还是亲友团?

时间: 2021-08-09 14:55

来源: 绿谷工作室

作者: 谷林

包括环保行业在内的创业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好朋友、同学等熟人一起合伙的兄弟连模式;一种是有亲戚关系一帮人,比如父子、夫妻、兄弟姐妹、姑姨舅等一起的亲友团模式。这两种模式,形成的基础不同,产生的效果各异,外在的评价也差别甚大,但一起撑起了创业市场的大半边天。

根据笔者前阵子写环二代和创业主题时观察,创业包括环保创业,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好朋友、同学等熟人一起合伙,我称之为兄弟连模式;一种是有亲戚关系一帮人,比如父子、夫妻、兄弟姐妹、姑姨舅等一起,我称之为亲友团模式。

这两种模式,形成的基础不同,产生的效果各异,外在的评价也差别甚大,但一起撑起了创业市场的大半边天。

兄弟连模式

兄弟连主要是指一起玩大的发小、一起求学的同窗、一起工作的同事、一块合作的伙伴、同一学校的校友等,他们或者打小相识,或者曾亲密共处,或者无间合作,或者有所了解,总之,不管了解多少、感情多深,他们都不是陌生人,而是熟人,或者有熟人的纽带。

从所了解的故事里,兄弟连创业更多是基于合伙人之间的能力互补——你有资金我有经验,你擅长技术我能跑市场,等等,正是这样的不同优势和共同的创业的愿望,让大家走在一起。

在《踏浪而来,47位上市公司老板如何走上环保创业之路?》里,就有好几家公司是以兄弟连方式发起的。

比如碧水源:1994年时,文剑平担任国家科委下属国际科学中心的总工程师兼中国废水资源化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1998年,他辞去公职,赴澳大利亚攻读新南威尔士大学水资源管理博士。之前的工作经历和在澳大利亚的求学,让他感受到了中国水业技术的落后,并立志于为中国水业贡献力量。为此,他拉着几个也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同学一起研究污水处理技术,并于2001年回国共同筹资104万元创立了碧水源。创立初始,文剑平靠着大量的市场研究,和给项目当地的市委书记写信,拿下了一些项目,打下了企业后来发展的基础。

image.png

文剑平与碧水源

聚光科技的创始人、天才科技少年王健,1997年从浙江大学博士毕业,同年获全额奖学金考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读博期间,斯坦福大学的创业氛围点燃了他的创业激情。在一次斯坦福大学浙江校友聚会上,王健结识了他的创业伙伴,斯坦福MBA校友姚纳新。在姚纳新的奔波下,他们最终获得了同是浙江人的斯坦福大学校友朱敏的“天使投资”,回国创立了聚光科技。

苏州光生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就是采取这样的合伙模式。光生环境总经理沈艳介绍,光生环境目前主要有四位合伙人,一位合伙人是清华大学的老师,有自己的专利技术,是光生环境早期的技术基础;一位对产品比较精通,善于进行软件和硬件的协调;一位长于执行,大家商定好的任何一件事情,他都可以很好地实现。自己主要负责整体管理和决策。大家各有所长、互相补充。

记得前些年大热的《中国合伙人》,里面的创业三剑客,就是大学同学,基于各自的优势,也进行了不同的分工:成东青主要负责教学管理和公司管理,王阳主要负责教学架构和特色教学,孟晓骏主要负责留学咨询和签证以及进行课程设计。

在这里,兄弟连创业的优势明显可见:基于熟人的基本信任,和不同能力的优势互补,以及朋友圈相近的价值观,让合作者能形成足够共识,甚至“一拍即合”,共同创业,也便于进行管理分工。这样的特点,更接近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因此,相比亲友团创业模式,这种创业模式相对更被资本圈、员工以及研究者认可并推崇。

即便这样,并不是说兄弟连创业就一定“其乐融融”,其中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忽视。

兄弟连虽然是熟人甚至是好朋友,但并不能保证之前的信任基础就很牢靠,而且面对不同的情境,都是优秀的人,每个人也许会有不同的认知和反应,特别涉及到利益分配和发展方向的时候,兄弟之间出现难以平衡的分歧,信任出现裂痕,甚至信任崩塌也不是特别少见的事情。

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创业家对作者说,公司初创时,大家为了一个发展壮大的目标,可以在一起齐心协力、搁置争议,但当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参与初创的合伙人拥有足够的权力和利益纠葛时,“不要过于相信人性,也不要试图去考验人性”。

前不久刚在创业板上市的倍杰特公司的创始人权秋红就曾遭遇这样的人性考验:2004年,倍杰特的前身郑州大河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的合伙人离职,不仅带走了公司的数名骨干,自立门户,还抢注了合伙公司辛苦4年开发的膜清洗、阻垢药剂等招牌产品及商标,只给权秋红留下了公司的债务和没有生气的厂房。遭遇打击,权秋红差点自杀。后来痛定思痛,她毅然转战北京,注册了北京倍杰特国际环境技术有限公司,经过十多年打拼,最终带领企业成为工业水处理领域的领先者并成功上市。

作者也近距离接触过这样的人性之争:之前很知名的四个大学生合伙创立肉夹馍公司,当品牌爆红之后,四位创始人却因为权力分配和收入分配搞得沸沸扬扬。当年退出的合伙人的朋友还曾找到我,试图让我让帮忙找媒体进行爆料以进行反击。

同样以《中国合伙人》为例,王阳在自己的婚礼现场说: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婚礼后,兄弟三人分道扬镳。相信不少人在看到这段时,都心有戚戚。在网上搜合伙创业,十有八九的人都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那么好的三个人,一起拼搏那么多年,最终就这样各奔东西?究竟是为什么?从电影里,我们也看到了导演给出的答案:不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权,而是因为即使最好的兄弟,也有自己隐秘的难以言说的情感。

上述的环保创业家,就是和大学好友一起创业。他对作者说:好朋友一起创业,最大的困难其实不是利益分配,而是大家都是平等的,都有各自的想法。当大家的想法不一致的时候,如果还都很坚持,可能会比较难办。

沈艳介绍,光生环境也曾遇到过这样的时候。光生环境团队有各自擅长的东西,也有很好的信任基础,但信任也需要不断磨合,更需要不断沟通。为了加强沟通,她们基本上一两天,最多一周就要进行一次专门沟通。特别是每次出差回来,都会开会,沟通下收获与想法。自己办公室的门总是敞开着,甚至专门搞了一个喝茶的空间,以便于大家能及时交流。

在沈艳看来,沟通一是为了互通信息,避免信息差,二是寻求理解。大家分工不同,通过沟通,让大家都知道各自的状态和想法,达成共识。同时在决策上,也是由主管的合伙人先提出建议,大家一起讨论,最后自己拍板。

“再好的机制,其实最终还是要落实到人身上。”前述不愿具名的环保创业家说,他认为,不管兄弟多亲密无间,但在机制设计,尤其是分配机制和管理机制上,一定要顺应人性。不是兄弟不仗义,而是世界太复杂。当然,从好处想,即使世界太复杂,主要还是看兄弟本身,以及大家的做法。

亲友团模式

相比兄弟连创业基于熟人基础,更注重各自的互补优势,亲友团聚集的基础是亲情,很多时候,亲人一起创业是为了降低前期创业的成本——因为都是一家人,或者一个家族,基于亲缘的信任情感和朴素的利益共享原因,不用考虑太多的收入及分配问题,也节省了很多沟通成本。

总结起来,亲友团模式下也包括由主要几种:

一种是家族多成员一起创业,比如父母兄弟姐妹,甚至妹夫姨夫大姑等等一起作为初创人员,支撑了企业的发展。创业初期,因为以家族关系为纽带,在一定的尊卑亲疏关系里,天然会形成一种相对有序的管理决策机制。等到企业做大,可能需要更多地考虑各自在公司里的贡献,重新进行架构调整。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考验家族治理和企业管理的时刻。

曾轰动一时的“皮革大王被父母送进精神病院”的事情,就是这种创业模式下上演的一出人伦和企业悲剧。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人叫王敏,曾和父母兄弟姐妹以及妻子一起创业,成立远东皮业公司,并最终成为温州商界的皮革大王。刚开始一直是父母主事,协调者兄弟姐妹间的关系。随着公司越做越大,王敏作为贡献最大的那个人,也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但同时亲人间的罅隙也越来越大。后来纠纷升级,父母协调无效。因担心王敏有精神问题,父母最终将王敏送进精神病院(后王敏被其妻接出)。远东皮革也在这种内耗中被周边企业超越,淹没于历史之中。

一种是一家之内,父子辈一起创业。这种创业模式,人员关系简单,传承也相对明确。可能是最稳定的一种亲友团创业模式。比如江苏兆盛环保,就是父亲周兆华带领儿子周震球一起创业,公司发展壮大之后,周兆华退位,周震球顺利接班。还有新奇环保,汤水江2001年辞职跟着岳父王习清一起创业,将新奇环保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厂子做成了现在宜兴乃至在全国也有足够名气的渗滤液处理行业领先者,后来汤水江接班也属于“自然的过渡”。

还有一种常见的模式是夫妻创业。相比家族多成员的复杂和父子辈的相对简单,夫妻创业貌似介于二者之间:简单又复杂。说简单,因为它主要就是夫妻二人,关系相对简单而且信任度和默契度或许更高,在共同的愿景方面,也具有更高的认同度;说复杂,因为夫妻两人,对情感的要求更苛刻,相处更无间,相对前两种,或许会遭遇更多公司与生活、理性与情感的矛盾。

但总体说来,亲友团创业模式,立足于传统的亲情观念特别是爱情,相比兄弟连模式,很多时候,也让创业者有了更多对成功的渴望和奋斗的动力。

三达膜都董事长蓝伟光在新加坡留学期间,为了能有更多的经费让妻子也到新加坡和自己团聚,接下了导师推荐的海水淡化课题,开始进行膜技术和膜产品研究。

苏州依斯倍环保装备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依斯倍”)就是一家夫妻共同创业的公司,妻子常英1998年在新加坡读研究生时认识了丈夫Jos。Jos是环保行业的专家,在欧洲的工业领域里服务了30余年。2011年,看到祖国的快速发展,常英想回家创业。经过商议,他们从荷兰回到中国。

image.png

常英和Jos

常英告诉作者,基于丈夫对自己的信任,他们离开荷兰回国创业。基于对丈夫的信任,她发动家族以“天使投资”赞助企业发展。基于夫妻的默契,他和丈夫常常是“互相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或者想做什么。在分工上,也按照各自所长,他负责技术和产品,她负责市场、品牌以及公司管理,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

在其他亲友团创业过程中,因为辈分、亲疏,以及贡献程度,相对容易进行权力安排,而夫妻作为平等的双方,具有更多信任和沟通优势,同时也存在着很多其他亲友团创业时存在或者不存在的问题,

纵观夫妻创业,一般主要面临两个问题:对于公司来说,夫妻双方可能会将生活中的相处方式和私人感情带入工作之中,对公司的管理制度是个挑战,同时一些夫妻生活角色和工作角色的错位,员工往往不知到底谁说了算,有的员工甚至会利用这种“问题”,钻企业的空子;还有就是对于夫妻二人来说,工作中难免有矛盾,处理不好,这种矛盾可能影响夫妻感情,并可能对公司造成影响。

去年当当网闹得人尽皆知的“李俞之争”,属于夫妻创业的负面典型,客观上也影响了大众对夫妻创业模式的评价。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SOHO中国潘石屹与张欣的相得益彰,特别是国美电器杜鹃为丈夫和家族十几年守候的魄力与深情。

即使直接讨论“听谁的,谁说了算”,这不光是夫妻创业,也是亲友团创业,包括兄弟连创业都面临的问题。公司有公司的规矩,但创业者之间的感情往往难免会牵扯其间。

《中国合伙人》电影里,成东青和孟晓骏的上市之争,除了利益和情感纠扯之外,本质上也反映出兄弟连创业过程中权力规则的问题。当然,最后成东青仍然以自己大股东的身份行使了自己的决策权和否决权。

对此,常英采取的是两手抓:一是在平时,从我做起,严格遵守公司规章制度,特别是各种分工和流程;再就是通过各种公司会议、专题交流等方式,不断明确责权利,让大家对此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只有自己守住了规则,同时表达了决心,大家就会信服并遵守。”

常英介绍,夫妻创业,一方面大家都是创业者,企业管理者,但同时也是妻子、丈夫,母亲和父亲,要从一开始就要理解这种双重的身份,并尽最大能力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定要学会将工作和生活区分开来,换位思考,做好沟通,互相理解。在沟通和理解的基础上,感情反而会有进一步加深。(关于常英夫妻创业的更多内容,请关注后续报道)

对此,大家公认的经验就是:不要将工作带回到家里,尤其是不要将工作中的不好的情绪和沟通方式带回到家里。既然回到家,就好好扮演一个妻子或丈夫的角色。即使在工作中,双方有不同的意见,但回到家,就都是一家人,该做饭的做饭,该刷碗的刷碗。或者给对方一个充满爱意地拥抱,也许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理解与感动。

殊途同归:无论哪种,都是适合各自的最好模式

不管是兄弟连和亲友团,作为常见的创业模式,肯定都有自己的优势。对于创业者来说,在特定的历史与现实环境下,也都是适合各自创业的最好方式。

《中国合伙人》的创业团队在电影里虽然有一个让观众满意的结局,但现实中的新东方三剑客却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兄弟连模式,在优势组合之外,也依然逃不脱人情与利益,也难以协调经历了腾飞之后不同的梦想和追求。

亲友团能凝聚血脉亲情,也能消化更多的得失,但终归也还是要面对亲友、夫妻间的差异:基于三观、基于性格、基于成长等等。

但有几点,对于无论那种创业者来说,都应该适合:

股权(利益)尽可能明晰;管理规则一定要明确;要坚持原则。

人性幽微,制度只是一个工具。它可以促进规范,但在企业具体的经营中,常会有很多问题,并不是制度可以解决,所以,还有很重要的两点就是:学会换位思考,以及,加强沟通。

另外,作者想说的是,创业模式仅仅是创业者根据历史阶段和其所处的环境的一种更合适的方式选择。所谓优劣,在一定程度上,其实是具有不同的适应性。当然,当企业进入不同的发展阶段,最好的做法就是进行相应的管理调整。

宜兴环二代买山环保戴丽君在自己全面接班之外,为促进买山环保供应商体系的完善,提升产品质量等目标,也对家族公司的业务架构进行了调整:将一些非主营业务进行剥离,安排企业里的主要亲戚单独成立公司,做为买山环保的供应商。希望这些亲戚公司可以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共同参与环保市场的竞争与开拓,实现长远发展。(推荐阅读:宜兴环二代崛起)

比如被誉为“家庭合力创业”楷模的刘氏兄弟,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为了平衡兄弟之间的利益,和各自不同的追求,也选择了内部分开,各领一摊,各做各事。

也有一些企业为建立更加完善的管理制度,以及引进人才,会有亲友团成员辞职,或者只以中层身份负责诸如行政办公、会计出纳之类的工作。

上文提到的新东方,最初也是一个家族创业公司,不仅俞敏洪的母亲等家庭成员一起参与了前期创业,而且新东方很多高管的家属在某一个时段,也都加入新东方,推动了新东方的快速发展。在徐小平和王强加入,俞敏洪才真正开始解决家族管理的问题。后来经过铁血沟通,率先劝退了自己的家族成员,其他人也不得不效仿劝退家人,新东方才真正实现了相对规范的现代公司管理。

铁汉生态董事长刘水的姐姐妹妹还有弟弟都曾随刘水一起创业。但在管理和用人方面,刘水却尽量避免家族式的任人唯亲。上市之时,其姐不在公司任职,其弟刘长在办公室工作,其妹刘情在财务部公司,均不担任高管,而是拉来了北大的同学和高中的校友作为公司高管。

立升企业创始人陈良刚曾对作者介绍过他的妻子陈漫:从两人相识到陈良刚创业,陈漫都是他最忠实的支持者。在照顾陈良刚生活之余,陈漫也帮着他打理生意——随他一起住厂房,自学财务和管理,负责财务、人力资源、行政综合管理。当立升做到一定规模时,为了避免公司在管理上的“两种声音”,陈漫选择了退出。谈到妻子的付出,陈良刚禁不住感慨和感激——他觉得自己的军功章都是妻子的,而妻子,也是他一生中最感恩的两个人之一(还有一位是陈良刚的父亲)。(推荐阅读:【国产工匠】陈良刚:超滤膜是一生的事业 一生最感恩两个人)

据说俞敏洪劝退母亲时,母亲一星期没给他好脸色。为人母,尚且如此。为人妻,自愿退居幕后则需要多大么大的心胸?看过了俞李纷争,才会发现这样心怀大义的女性,给我们展示的不仅是美好的爱情,还有她们高洁的人性。

很多人说,创业对一个人是全方位的历练。的确,创业不仅是一个造富的过程,更是一个人生处理各种利益关系和情感关系的历程。仅仅写一篇文章,我觉得自己都已经感受到了创业者身上不同常人的坚韧与激情,对于创业者来说,不知他们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