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上海证券报访赵笠钧薛涛谈环保企业易主国资大潮

时间: 2020-03-22 18:14

来源: 上海证券报

作者: 张问之

导读:环保企业易主潮仍在延续。3月18日,国祯环保披露,中节能将以14.75亿元受让公司约1亿股股权及另外约4198万股表决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国务院国资委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就在一周前,国务院国资委刚刚拿下碧水源实控权。

据上证报资讯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已有近10家民营环保企业被国资接盘,包括东江环保、东方园林、碧水源、万润科技、清新环境、中金环境、锦江环境、宝馨科技等。另外,还有多家环保企业引入国资背景投资方作为战略投资者,如兴源环境、蒙草生态等。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就民营环保企业出让控制权的原因来看,多为“缺钱”,颇有“断臂求生”的意味;作为接盘方的国资,除了面对战略转型升级并看好环保行业前景、享受政策优惠外,对企业本身的质地颇为重视。

“缺钱”成易主主因

“2018年是一个分水岭,降杠杆之后,‘缺钱’成为许多民营上市公司面临的难题。”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称。

“缺钱”的直接原因,总体而言是因部分环保企业主营业务的强垫资特性,融资压力加大。其中,以碧水源、东方园林、铁汉生态为典型代表,因PPP模式的影响,资金紧张。2014年以来,部分水环境和园林景观环保企业,过于激进或者选择了与自身不匹配的商业模式,重度参与PPP项目,2018年随着相关文件的出台,进入强监管周期,这些企业资产负债率过高的问题便凸显出来。

在此背景下,寻找有经济实力的国资“搭把手”,成为这些民营环保企业的最佳选择。

以碧水源为例,公司2018年年报表示,PPP入库风险、地方政府履约能力、是否具备融资能力等,使PPP业务发展趋势具有一定不确定性,且随着近两年公司PPP项目的增多,公司负债率有所上升。

同时,碧水源坦言,随着公司业务规模与类型的扩大与增多,以及国家宏观形势变化特别是对地方债务规模的控制和降杠杆等融资政策调控,公司的应收账款出现了快速增长的态势。截至2018年年底,公司控股股东文剑平持股7.17亿股,其中质押6.04亿股,股权质押比例高达84%。

事实上,早在2019年1月碧水源便有了易主的意图。当时,公司拟将控制权出让给四川省国资委旗下的投资平台川投集团,但无果而终。2019年6月,碧水源作价28.69亿元出让10.18%的股权,中国城乡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2020年3月,中国城乡以接受表决权委托及现金认购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新股的方式,对碧水源的持股比例增至23.95%,成为控股股东,国务院国资委成为公司实控人。

同样因为PPP项目成为行业明星的东方园林,也于2019年8月正式易主,成为朝阳区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国资+民企”打造产业新版图

那么,哪些公司能够被国资“相中”?国资接盘对企业后续发展而言,效果如何?

“大部分国资喜欢并购以市政特许经营为主要业务的重资产型公司,如以污水厂、垃圾焚烧厂等投资运营业务为主的环保企业,这样能够保障其投资的基本安全。”薛涛分析道:“当然,这些标的稀缺,作为上市公司更是凤毛麟角,所以退而求其次,国资也喜欢并购运营较为规范、有一定基础的上市公司。”

如浙江省属国有企业浙能集团以16.34亿元收购锦江环境(新加坡上市公司)29.79%股权;中节能并购最早的污水特许经营类上市公司国祯环保;广东省国资委收购危废处置龙头东江环保;四川国润收购环保巨头清新环境,均是看中标的企业本身的市场地位及发展前景。  

而对于并购之后的效果如何,薛涛坦言:“并购只是一个逗号,并不是一个句号,目前对这一问题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在他看来,国资接盘只是第一步,对民企而言,解决了生存问题,意识到发展速度和资源配置须协调;对国资而言,特许经营类重资产型的并购相对风险可控,但长期来看,能否适应市场竞争,做好战略定位、组织管理、激励机制,以及风险控制和创新之间的平衡,真正占领甚至拓展市场还有待考察。能否做好这一点,也正是国企探索混合所有制面临的挑战之一。

以东方园林为例,在朝阳区国资委接盘后,强力输血,改头换面,目前企业处于全面止损状态,原有的商业模式基本停止,改以危废处置业务为主,并在2019年第三、四季度实现扭亏,但是业务规模萎缩严重,下一步如何发展仍有待观察。

再看2018年被广东省国资委接盘的东江环保,减少了项目的扩张,集中在大湾区等优势地区,同时在抓管理和避免运营风险方面更加谨慎,发展更加稳健,直接体现出国资的避险风格,匹配了危废领域下一阶段严监管下的主要趋势。

新时代证券研报认为,民企拥抱“国资”,同时具有民企及国企的属性,二者或将协同互补,成为未来较强的竞争力。中泰证券同样认为,国资入场后,环保市场的格局或许有所改变,但后续如何演变,还需观察国资入场后企业的整合情况。

“未来产业将形成国企央企主导投资、民企专注细分市场技术的新格局。”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表示。

在他看来,在国有、民营、外资等多种所有制经济并存的格局下,应当落实企业平等竞争的理念,营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让各类市场主体平等参与市场竞争,最大限度地发挥创造力。

原标题:环保企业易主潮延续 接盘方频现国资身影

推荐阅读

环保行业前20强曾清一色民企,如今只剩下3家,环保行业注定将走向国资化?

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刘诗萌

最近两年来,曾经身陷PPP危机的民营环保企业纷纷断臂求生,或引进央企、国企战略投资,或暂停、转让部分项目,因此环保行业中呈现了国企进场的新格局。其中,去年4月就引入“中交系”央企战略投资的昔日水务龙头碧水源,近日迈出了新的一步。

11日,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碧水源”)发布了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中交集团旗下中国城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城乡”)接受公司股东文剑平、刘振国、陈亦力、周念云表决权的委托,并现金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新股4.8亿股。定增入股完成后,中国城乡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靴子落地了。”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国企管理的基本惯例来看,一般收购了一家企业后,都会要求并表及进行实际控制。他认为,央企控股后,将为碧水源之前的PPP项目和未来参与PPP项目的方式提供很大帮助。但同时,希望碧水源能够保持灵活的管理机制和对环保技术研发的投入,避免陷入僵化管理的窠臼。

《华夏时报》记者就变更实控人的影响问题联络碧水源公司宣传部门,对方回应称,目前以公告为主。

并表“靴子”落地

在落地之前,这只“靴子”悬空的时间有一年之久。

2019年1月,碧水源就发布过一份控制权或会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文剑平、刘振国等股东拟将持有的部分股份转让给四川省国资委旗下的投资平台川投集团。并且,股份转让完成后,为达到川投集团并表要求,可能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董事会改组、股东刘振国、陈亦力及周念云剩余股份表决权委托至川投集团、后续非公开发行或股份转让或其他合法方式等措施。同时,公告也进行了风险提示,称目前仅是初步意向性约定,能否签署正式协议尚存在不确定性。

事实证明,这一合作最终没有达成。5个月之后,碧水源与中国城乡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作28.69亿出让10.14%的股权,中国城乡自此成为碧水源的第二大股东。川投集团方面也对外承认错过了与碧水源的合作。

又过了9个月,碧水源日前宣布了变更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消息,如果能够获得批准,中国城乡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采取的措施与2019年1月公告中所述的并表路径在大方向上基本一致,都包括表决权转让和定增入股。

“一般来看,央企、国企收购绝大部分企业,都会有并表的想法。碧水源自从去年放出控制权转让的消息以来,实际上已经开始按照这一历史轨迹往前走了,如今‘靴子’终于落了地。”薛涛表示。

公告发布后,多家券商表示对碧水源后续发展看好。国泰君安表示,定增引入国资控股股东,多层面协同效应逐步体现。公司业绩反弹趋势明确,资产负债表加速修复。国信证券认为,公司基本面拐点已现,控制权落地后发力业绩有望释放,维持买入评级。天风证券上调了碧水源的评级,由“增持”调整为“买入”。

国企进场的延续

碧水源并不是第一个“卖身”国企的民营环保企业,其境遇只是最近几年环保行业遭遇危机的一个缩影。此前,同样因为PPP项目成为行业明星的东方园林于2019年8月正式易主,朝阳区国资委成为其实际控制人。清新环境、锦江环境、中金环境、三聚环保等企业,也都在2018-2019年间变为央企、国企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环保行业的前20强,曾经都是清一色的民营企业,到现在只剩下3家民企。

在薛涛看来,过去两年造成环保领域民营企业危机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资产的膨胀和紧缩,2018年被认为是融资难易的分水岭。2018年以前,各种金融创新、非标产品,还有股市的杠杆融资非常通畅的,而在2018年以后,随着防控金融风险成为“三大攻坚战”之首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点任务,融资渠道出现了全面紧缩。此后,不仅是环保领域,许多民营上市公司都出现了资金难题。另一个因素是,2015年以来部分水环境和园林景观板块的环保企业重度参与了PPP项目。2018年,受到财政部92号文的影响,过去几年运作了大量PPP项目的企业资产负债率过高的问题开始凸显。除了碧水源以外,东方园林、铁汉生态等都因为类似的原因陷入债务泥沼。

他进一步指出,环保行业在过去三年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是因为金融环境和游戏规则的改变,从两个不同的方向作了合力。不过,在经历了自救性的调整后,不少曾经陷入危机的环保企业已经开始企稳。从2019年业绩快报来看,碧水源、永清环保等企业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盈利,东方园林也在去年的三、四季度扭亏。“事实上,目前这一风潮已经有所缓解,而碧水源这件事还是以前的一个延续。”他说。

是否能保持灵活的管理机制?

此次权益变动后,碧水源将成为一家央企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意味着需要面对从“国资救火”到“国资控股”带来的一系列转变。

薛涛指出,碧水源和中交系的合作,一定会解决碧水源前期的很多的问题,尤其是资金和跟政府沟通的界面问题,在资金和融资能力方面可以提供很大的帮助。但由于环保领域的市场是高度分割和市场化的,央企和民企在管理方式上又存在诸多不同,中交系入主后,碧水源也将在部分领域面临新的挑战。

一方面是市场端的开发。央企、国企在靠近上游客户、需要资本的领域具有先天的优势,因此对碧水源发展和运作PPP项目是最为有利的;BOT项目因为是分散到各地方政府的,对于这部分项目不能说完全有利,但也没有大问题;比较难的就是to B的市场领域,也就是产品的直接销售,碧水源加上央企优势并不是十分明显的。对此,建议并表之后保持灵活的管理机制,而不是直接变成央企垂直管理的体制。

另一方面是环保技术的开发端。客观来看,中小企业比较合适技术创新,大企业本身就较为被动。由于央企、国企的市场机制和分配利益的考核机制都不如民企灵活,碧水源这样的大企业被国有化以后,风险回避可能导致创新机制进一步被动。

不过,碧水源在公告中提到,此次权益变动有利于进一步调整业务结构,以轻资产运营模式为主,集中精力做好技术创新,为国家环保治理提供坚实技术支撑。此外,还有利于双方进一步加强战略协作,联手参与国家重大环保治理项目;有利于双方进一步强化市场协同效应,为做好国内环保治理、污水资源化和“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生态环保领域发展提供坚实的技术支持;有利于优化资本结构,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