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污泥处理处置“灰色、绿色、蓝色”

时间:2014-10-15 16:58

作者:张悦

“正在研究的‘水十条’(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里,也谈到污泥污染防治问题,依然以‘禁止性条款’限制污泥的土地利用,‘未经处理处置达标的污泥不能用于农田’,但是这个杀威棒却不是棒打天下。它是一根打狗棍,如果把污泥从狗变成羊,那它就打不着了,关键在于是否达标,这是过去政策里从来没有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建司正司级巡视员张悦在9月召开的2014(第六届)上海污泥热点论坛上透露。

污泥的处置方向是一个终极问题,它决定了污泥处理的一系列环节。张悦认为,运用蓝色经济的指导思维将为污泥打开新出路,为自然社会创造出新的财富。他笑言,尽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是已经窥见到了“骨头里的肉”。

张悦坚持污泥处理处置的目标是:污泥全消纳,能量全平衡,过程全绿色,经济可持续。他提出污泥处理处置的“灰色、绿色和蓝色”三种思维方式,以及污泥行业的系统观和方法论。

“灰色”是指单一目标,孤岛思维。在污泥处理中只关注某一环节会引发串联问题,一利百害;“绿色”是指建立多个目标,对相互的联系和影响已有所考虑,但会产生成本问题,这种思维方式使系统内外各要素之间的关系是“路人”而未及“贵人”的层次;“蓝色”是指建立综合目标,运用系统思维,使各要素之间形成串联循环,真正达到人天两利、社会自然和谐的最高境界。

“‘移动森林’是逼出来的‘蓝色’智慧。”张悦说。

“移动森林”是利用污泥处理产物——生物质炭土进行苗木栽培和移植,一方面消纳污泥,一方面产生经济价值。其原因在于,相关政策规定,含有污泥成份的肥料不能取得有机肥登记许可证,“移动森林”是污泥入土的迂回策略。

张悦指出,污泥处理处置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内外部各要素之间的影响和联系无法割裂。如系统外部,财政、发改、规划、环评、建设等各行政系统对污泥设施建设,农业、园林、环卫、电厂、水泥等各行业系统对污泥的最终归宿,都起到决定性作用。

污泥系统内部的各要素同样不是孤立的,若孤立地看待每一种技术路线都存在缺陷,“填埋不爱、堆肥有害、焚烧招灾”,尽管各自在寻找解决之道,但不是基于系统的考虑,很难得到再次提升。

他强调政府的统筹安排和协调是关键。“如果将污水处理厂厂长作为污泥处理的责任主体,他一定会干得很难受,因为在污水厂的围墙之内找不到污泥的出路,螺蛳壳里做不了好道场。”

张悦列举了襄阳和裕川两个污泥处理案例,说明污泥处理的蓝色思维和实现途径。

襄阳污泥处理工程规模300t/d,采用脱水污泥高温热水解、厌氧消化、机械脱水、干化处理工艺,生产的生物质能源(沼气),在满足自用后,部分经提纯用于向社会车辆供气,另一处理产物的生物质炭土用于苗木栽培和移植;裕川环境是利用自主研发的“微生物蛋白提取方式的污泥资源化处理技术”,对污泥中的微生物进行破壁处理,释放蛋白质和水分,再经固液分离获得含蛋白液体和污泥残渣,主要产品有蛋白泡沫灭火剂、泡沫混凝土发泡剂、有机肥料、绿化土等。两个案例都很好地诠释了污泥处理处置的全过程,解决了处理后的产物出路问题,并从产物的利用中获得经济收益。

“我们应加强深入分析,突破专业局限,敢于跨界。深度与广度结合,要素与系统统一,产生‘1+1>2’的效益。”张悦说。

张悦将蓝色思维和蓝色经济的精髓概括为:师法自然,串联利用,低熵循环,天人共赢。其中,低熵循环被首次提出。“熵是指体系的混乱度,导致价值链的下降,低熵循环就是要提高价值链,调节经济系统,使产业发展保持在高水平。”

他列出蓝色经济的公式是“蓝色经济=绿色的技术+绿色的票子”。他解释:“绿色的票子是指在处理过程中不消耗或者少消耗化学物质,不产生黑色污染。票子就是经济,人见人爱,要让人真正享受到蓝色经济创造所带来的新价值。”

张悦最后即兴为污泥行业作了一幅对联,上联:“循环经济更经济”;下联:“变废为宝真为宝”;横批:“梦圆污泥”。

(本文根据张悦在“2014上海污泥热点论坛”中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